严锋为微博叫好

本报讯 (记者管菁 通讯员李俊杰)昨日,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在武汉图书馆名家论坛做了《微博时代的阅读》的演讲。他说,微博只有只言片语,每一片未必有价值,但其总体价值不容忽略,微博绝不是碎片、快餐、浅薄、速读的廉价文化产品。

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严锋,白面书生的模样让人想起他父亲——已故著名乐评人辛丰年,而他随身携带的电脑、电子阅读器、平板电脑等新潮设备,则让人想起严教授的其他身份——科学杂志《新发现》主编、资深电子设备发烧友、IT产品评论家。

严锋说:“最近网上有个微博很有意思,评比全国男人的战斗指数,结果上海和武汉男子的情况相似,都为零,这个结果是两个城市文明的标志。”他还说:“我读过池莉的所有小说,清楚地记得池莉文章里面有个细节,说武汉天气热,温度高得体温表都爆破了。”

严锋的新浪微博粉丝数高达264672。他以自己和同事的微博为例,说明微博非常有用,称微博是动态的、及时的,重大事件的各种反应、进展都可以让无数人看到。比如“我今天12:50转发了一条人民日报微博,说的是地震后,雅安方面急需鲜血,雅安市民正自发走向街头献血,看到这条微博就会有更多的人为雅安人提供帮助。”

在严锋看来,微博还是个开放的学习课堂,为普罗大众提供了和国内外顶尖学者交流学习的机会:“我们复旦大学陈尚君教授,是中国唐代文学学会会长,唐代文学的著名学者。他很忙,复旦的师生都很难见到他。他最近的一条微博说他新发现了一个唐代智障者墓志《唐故荥阳郑府君墓记》,这种墓志极少见到,可以看出古代人对智障者的态度”;“再比如外语系有的教授也有微博,一些粉丝经常围着他们转,请教翻译的一些问题”;“我的研究方向是中国现代文学、比较文学、创意写作,如果在座的同学有兴趣,也可以关注我”。

严锋还谈到,微博可以让人们表达多种立场,让人们的思想相互碰撞。最近他去学校接孩子,学校的门房介绍自己说是翻译家汤永宽的儿子,“我当时听了脚都软了,要知道汤永宽是海明威《永别了,武器》的中文译者,非常有名。我把这事发在微博上,就有很多人围绕著名翻译家的儿子应不应该当门卫进行争议。有人说,当门房丢父亲的脸;有人说无所谓,只是工作岗位不同。我认可后一种观点,我的父亲是干部,母亲是工人,还当过保姆,我的弟弟是仓库保管员,我小时候生活在农村,我从来不怕谈这些,反而以此为荣”。“我还举出塞林格小说《麦田守望者》为例,小说主角的理想就是在那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来,就把他捉住,门卫和守望者一样,都是孩子的保护神,你能说不是光荣的职业吗?”

严锋也没有回避微博的种种短处,他说,微博里也有大量垃圾,还有的人进微博就出不来了,开车也发,过红绿灯也发……“这些该怎么办目前还没有现成答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应该从好的方面让微博为人所用”。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