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如何看待安倍中枪?

对这种极端暴力行为,一般而言要给予谴责,有见于这事儿特殊性复杂性,我主张须对事情的是非曲直来龙去脉做出认真的分析,而后再下最终的结论不迟。

究竟犯罪嫌疑人出自何种心理做出这种极端的事情?没事儿对着安倍前首相的后心儿练习打靶,几个意思嘛?

现在一切尚不清楚,有赖于调查结论水落石出,故而说多了不好。悲悯心属于人类良知,悲悯是理所当然的,但同情心不宜过分泛滥。

不分是非曲直,一味地表达对安倍的同情,可能是受日本部分国民煽情影响,或为一种心理学共情现象耳,我以为不足取,没有必要在中国国民中弥漫开来。

美国平均每天有122个人死于枪下,谁表示了同情?全世界多少人死于乱枪之下乃至精确制导炸弹之下,有谁专门发微博表示过同情呢?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死了多少人?巴勒斯坦难民又死了多少人?

如果犯罪嫌疑人是出自个人的原因,譬如因个人恩怨而取安倍前首相的性命,理所当然受到舆论谴责和法律严惩,相信世界范围之内,人们对此会有基本共识。

如果嫌疑人对日本现阶段的政治不满,并认为岸田路线不过是安倍路线的继续和翻版,反对美国霸权卡着日本的脖子,逼迫日本走上一条自杀的道路,他热血急切地改变日本现状并不惜性命,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说不定,我心里对这个嫌疑人会有一份敬意。

自制一只枪带到现场,然后让他走火,这火还走到了安倍的后背,弄了一个透心儿凉,这个不大容易解释通。

如果是因为精神健康方面的原因,例如刺杀美国总统的那些人最后的下场一样,我们呵呵一下就可以了。毕竟日本学习美国什么都学得很像,人家偏要学习,咱也没有办法。

(2022年7月8日下午写于太行山南麓河南、河北、山西交界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