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溃!移民新西兰竟让她从跨国公司高管沦落到清洁工!咬着牙撑下来后丈夫却和她离婚了……

每一个走上移民之路的选择可能都源于不同的初衷,但你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真的想过自己要为此付出多么巨大的代价吗?如果是从出入有豪车、家务有佣人、孩子有保姆的享受式生活,一夕之间沦落到底层清洁工,你会悔不当初吗?

这样一个天差地别的新西兰移民经历,就是35岁菲律宾女子Angel Apun的亲身体验,她在离开故乡之前,从没想过自己所要面对的是如此巨大的落差。

2012年,Angel Apun和丈夫开始研究起了移民事宜。要知道,他们夫妇在菲律宾算是成功人士,家庭生活远超普通中产阶层,所有家务都有女佣料理,Apun作为女主人过着出门有司机、孩子有保姆照顾的舒服日子。

她在一家马尼拉的大型跨国公司担任高级市场营销职务,事业有成,收入非常可观,不夸张地说,她们一家的生活享受程度能够让绝大多数新西兰中产阶级家庭望而兴叹。

Apun和丈夫做出移民的决定主要是为了6岁的儿子,他们希望孩子能够在一个安全、自由和快乐的环境中成长,但菲律宾的日常新闻头条让这对父母整天胆战心惊,全是、谋杀、和腐败!

“我们走进商场时,保安人员会把你随身带的包查个底掉,就怕你带着炸弹进去,有人就这么干过!”Apun对孩子的安全更加担忧:“我带着儿子去操场玩耍,全程都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注意周边情况,我不是怕他摔倒,而是绑架和贩卖儿童的那些太多了,随时都有可能出现,防不胜防!”

除了给孩子一个安全无忧的童年,Apun也想让自己好好喘口气,高管的工作压力很大,她每天7点出门,晚上10点才回家,这样成天连轴转的高强度工作不仅大大挤压了她和家人共享天伦的时间,还给她的身心带来了沉重负担。

综合考虑之后,Apun和丈夫把新西兰当成了落脚的目的地,他们之所以做出这个选择,是因为“每天看新西兰新闻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谁家丢的猫找到了,整个社区普天同庆之类的。”他们夫妇觉得: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生活环境啊!

于是,Apun就想办法申请了一张银蕨签证,告别丈夫和儿子,独自一人先到新西兰来打前站,想等稳定一点再把儿子接过来。

跨国公司高管的工作经历让她对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充满了信心:姐有实力、有技术、有经验,还不手到擒来?

她的家人和朋友也都对她的求职前景十分乐观:你这么牛,最多3周就有公司抢着要了!根本不用愁!

可事实如何呢?来到奥克兰的第一个星期,Apun还没顾得上和家人多聊聊,就不得不通过Skype给自己家原来雇佣过的女保姆拨打了求助电话。“低声下气”地向她求教如何使用熨斗熨衣服:面试得穿正装,不熨烫一下如何给公司留下好印象?可她以前从没做过家务,只能远程求助现学……

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Apun学会熨衣服和其他基本生活技能之后,线周之内成功找到了工作!

不过这份工作和她之前的高管经历几乎毫无关系,她所做的是给一家奥克兰夜总会擦洗清洁人们狂欢过后一片狼藉的地板……

从跨国公司高管到清洁工,这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可谓不大,但Apun默默地忍了下来,还在这样类似的底层工作上一做就是近2年时间。

她打各种零工,斤斤计较地计算着日常支出,几近苛刻地对待自己以实现自给自足,不让家人担心。

独自一人艰难生活的她从来给菲律宾的家人报喜不报忧,她怕一诉苦他们就会让自己回家,那还怎么把儿子带到新西兰来?

所以她咬着牙坚持了下来,并在2年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份体面的销售工作,能够把儿子接来一起生活了。

现在已经12岁的儿子和Apun一起住在奥克兰北岸,她带着儿子去游乐场、海滩和露营,愉快玩耍的同时再也不用担心孩子安全问题了。

但是,终于成功移民的她还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因为长期分居,夫妻感情不再,丈夫提出了离婚……

44岁的印度女子Chanda Shah和Apun背景很类似,她们一家在印度国内也过着大大好于一般人的舒适生活,但为了给儿子提供更安全、更干净的生活环境,她也做出了移民新西兰的决定。

精通英语、德语、日语的Shah拥有商业硕士学位,在来新西兰之前在孟买的德国大使馆担任新闻官。

她也先申请了学签来读书,然后用1年open工签的时间来找工作,但逐渐逼近的签证有效期和杳无音信的工作让她越来越着急……

“我几乎绝望了,可想想我们一家为了出国放弃的那些东西,尤其是看着喜欢上了新西兰快乐生活的儿子,我又不想轻易放弃。”

Shah还想最后努力一把,“如果收拾行李带着儿子回印度,我觉得自己作为一名母亲就太失败了,我竟然让儿子如此失望!”

成功实现梦想的Apun作为奥克兰Migrant Action Trust组织的一名志愿者,这时出现在了Shah面前。

相似的背景和经历让她们俩找到了共同语言,Apun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Shah提出了建议和指导,从如何修改简历、职场技巧,到应对适应文化差异等等,希望能帮Shah留在奥克兰,但结果尚未可知……

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每年有30500名非新西兰公民在此居住或是打算长期生活下去,而和Apun一样成功留下的人却越来越少了,截至今年5月,离境的非公民人数比去年增加了22%,与2016年比更多了37%。

与此同时,居住在此或有长期居留计划的非新西兰公民入境人数在最近3年内却只减少了4%,这部分移民大多持工作和学生签证入境,净流入量呈现下滑态势。

梅西大学移民专家Paul Spoonley教授指出,迅速老龄化的新西兰社会对外国移民有很高的依赖性,只靠本地人根本无法满足就业市场需求,建筑、乳制品、IT和老年护理等行业尤其要靠移民来支撑。

快来人啊!新西兰急缺搬砖工!年薪15万起!政府宣布新增一个签证!已有中国人抢先来了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